安时处顺,穷通自乐

 转眼又去数年,也到了庄子大限之日。弟子侍立床前,泣语道:“伟哉造化!又将把您变成什么呢?将送您到何处去呢?化您成鼠肝吗?化您成虫臂吗?”庄子道:“父母于子,令去东西南北,子唯命是从。阴阳于人,不啻于父母。它要我死而我不听,我则是仵逆不顺之人也,有什么可责怪它的呢?夭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逸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待吾生者,亦同样善待我死也。弟子该为我高兴才是啊!”

  弟子听了,竟呜咽有声,情不自禁。庄子笑道:“你不是不明白: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死生为伴,通天一气,你又何必悲伤?”

  弟子道:“生死之理,我何尚不明。只是我跟随您至今,受益匪浅,弟子却无以为报。想先生贫困一世,死后竟没什么陪葬。弟子所悲者,即为此也!”庄子坦然微笑,说道:“我以天地作棺椁,以日月为连壁,以星辰为珠宝,以万物作陪葬。我的葬具岂不很完备吗?还有比这更好更多的陪葬吗?”弟子道:“没有棺椁、我担心乌鸦、老鹰啄食先生。”庄子平静笑道:“在地上被乌鸦、老鹰吃掉,在地下被蝼蚁、老鼠吃掉二者有什么两样?夺乌鸦、老鹰之食而给蝼蚁、老鼠,何必这样偏心呢?”

  庄子的一生,正如他自己所言: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闲;不道引而寿,无不忘也,无不有也;其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为福先,不为祸始;其生若浮,其死若休,淡然独与神明居。庄子者,古之博大真人哉!

 

<<:  《庄子·内篇·逍遥游第一》

>>:  绝仁弃义乃安世,庄子笔下的儒道之争

晋江金井明代庄氏祖墓寻根

晋江金井明代庄氏祖墓寻根 茂下村位于晋江市最南部----金井镇钞岱行政村,这里是许多港澳台同胞以及...

一位旅居国外宗亲所编谱志(连载)第四辈

第四辈:诗书传家兴 耕读能当官到了清朝雍正年间,严矩已成家并养了两个儿子,严尔聪和严尔明。我们这房...

高级心理咨询师严亚西【兼世界庄严宗亲总会理事】

严亚西:高级心理咨询师严亚西教授,男,大学学历,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技能培训鉴定站师资。从事心理咨询...

人的异化——天刑

 庄子哲学是一部人生哲学,而他的人生哲学又首先是一部关于人如何逍遥自由的哲学。既然有自由的问题在,...

严复对中国社会形态的认识与他对宪政法理的译介

——纪念严译《法意》发表一百周年——   严复大约从1900年以后开始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今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