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贤达 > 古代先贤 > 正文

智勇双全严可求
2011-05-30 08:47:16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严可求,同州(今陕西大荔)人,父亲严实,在唐朝做官至江淮水陆转运判官,由此在江都(今江苏扬州)安家定居。严可求小时候便机敏过人,很有心计,后来家境衰落,他便到县府衙中做了个小差役,县令很器重他,说他很有前途:"你应该自重自爱,将来必能登上高官之位,到时请照顾一下我的孩子。"

杨行密割据淮南的时候,严可求在徐温的手下做宾客,后又做了杨行密的幕僚,遇事经常是严可求为他谋划。杨行密猜疑朱延寿,想除掉他,严可求便献计让徐温告诉杨行密,教他假装得了眼病,召朱延寿回来议事,然后趁机将他杀掉。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严可求立下首功。事后,徐温升为右牙指挥使,严可求从此也成了杨行密的心腹谋士。

在杨行密病重时,想让长子杨渥继承他的位子,让周隐去召杨渥回来,但周隐不同意,想让大将刘威主政,被杨行密回绝后,便拖着不去召杨渥。严可求和徐温前去探望,告别时杨行密盯着他看了很久,大家出来后,严可求问道:"王如果信得过我,请告诉如何安排后事?"杨行密便将他的意思和周隐拖延之事说了,严可求便和徐温赶到周隐的住处,见召杨渥回来的书信还在桌案上放着,便拿过来派人将杨渥急召回来,继承了杨行密的位子。

但这个杨渥却是个纨绔子弟,自己既荒淫又无能,还对属下妄加猜疑,嫌徐温和张颢权势太大,想将他们俩除掉。徐温和张颢便先下手将杨渥给杀死了。事先两人说好平分领地,归附后梁,但张颢想独吞,自己做首领。他对众将说:"王已经死了,军政大事应该由谁来主持?"他大声问了三次,没有人应声。严可求怕张颢一意孤行对徐温不利,便上前对张颢说:"现在四邻没有安定,军政非君莫属,但今天恐怕太仓促了。"

张颢一听,脸色顿时变了,问严可求:"凭什么说太仓促?"

严可求缓缓地说:"庐州刘威、歙州陶雅、宣州李简、常州李遇,他们都是先王的旧将,公今天自立为王,他们肯居你之下吗?我看不如先立幼主,公主持军政,时间一长,众将谁敢不从!"

张颢听了,默然无语。严可求趁机出去偷着写了一份假托太夫人的教令,藏在袖中,然后回来叫大家一起到杨行密的府上拥立幼主,人们不知道严可求刚才做了什么。到了之后,严可求便拿出了教令,说是杨行密夫人的意旨,然后当众宣读,大意是:"先王创业艰难,但不幸早逝,次子杨隆演应立为新主,望众将不要辜负杨氏厚遇。"严可求写的教令义正辞严,激切感人,张颢听了沮丧不已,众将则再无异议,于是杨隆演顺利地继承了父亲的王位。

严可求临变不惊,机智果敢,这让骁勇善战的朱瑾也钦佩不已。朱瑾亲自来到严可求的府上,对他说:"我十六岁便纵马疆场,虽遇大敌但毫不畏惧。今天面对张颢,竟吓出冷汗。但公却能旁若无人慷慨陈辞,可见我只是匹夫之勇,比公差远了。"

严可求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让徐温有机会主政,此事过后张颢也明白了严可求的用意,于是将矛头对准了徐温,他用话暗逼徐温自己提出到外地任职,徐温的力量还比不过张颢,只得按张颢的意思提出违心的要求。

严可求得知消息,急忙去见徐温,问道:"公不做侍卫军首领,却要到外地任职,不久必有杀身之祸!"徐温虽然也担心,但又没有良策。严可求安慰他说:"不用着急,这很好办。"

严可求先找到张颢:"公让徐公到外地任职,人们都说您要夺其兵权而杀他,是这样吗?"张颢赶忙辩解:"徐公自己要去,不是我的意思,那怎么办?"严可求说:"好办,交给我吧!"然后他又找到行军副使李承嗣,对他说:"张颢如此凶恶,现在让徐温到外地任官,其意不只是针对他一人,这对将军也不利,恐怕将来他还要对将军下手。"第二天,他便和张颢及李承嗣一起找到徐温,假装瞪着眼训斥徐温:"古人还不忘一饭之恩呢,何况公又是杨氏宿将。现在幼主刚立,正是多事之时,你怎么能请求外任只管自己安乐呢!"

徐温也假装谢罪道:"大家如此挽留,那我就不去了。"

张颢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中了严可求奸计,于是夜里派人去杀他。严可求知道难免一死,就请求给杨隆演写封信。那人便持刀在一旁看着,严可求毫无惧色地拿笔写了起来。那人认识一些字,见严可求的信言辞忠贞,语气豪壮,感动地说:"公是长者,我不忍杀你。"于是拿了些财物回去交差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店庄氏族人明清两代在任官职或授朝廷封典
下一篇:中国第一位大和尚---严佛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