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贤达 > 古代先贤 > 正文

严徵的琴学成就
2009-06-30 15:47:4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历史上著名琴家都有其独到的琴学成就:有以精妙弹奏传闻于世的;有以优秀作品留传开来的;有的代有传人桃李芬芳。而明代的严徵却不同于这些,他在琴坛声名显赫,主要是完成了三件事:他创建了受人敬重的虞山琴派:他编印了备受琴界青睐的《松弦馆琴谱》;他有效地驳斥了滥填文词的歪风,这三件事都是为实践他的审美理想。

    虞山派是继浙派之后领导琴坛的重要琴派,它的前身是严徵生前所主持的琴川社,严徵指出:“吾邑各琴川,能琴者不少。”(《琴川汇谱序》)这确是实际情况,当地不仅读书人好琴,一些普通劳动者也对琴深有感情,早在唐代的赵耶利就赞扬过:“吴声清婉……有国士之风。”这一特点沿续下来,仍保存在琴川的风格之中。浙派嫡传徐晓山曾在常熟教学,对当地琴学繁荣也会起到推动作用,虞山派借助历史渊源,和人杰地灵而兴起,创建者严激先生无疑是起着关键作用的人物。他与琴川诸友相处无间,过从甚密,时时关注着他们琴艺的进步,即使他远游京师,仍念念不忘琴川诸士,他在京师结识了被称“琴师之冠”的沈太韶,非常欣赏他的弹奏,认为与琴川诸士比较,颇有独到之处:“音调与琴川诸士合,而博雅过之。”决心将他的“博雅”学到手,带给琴川诸士。“予因以沈之长,辅琴川之遗,亦以琴川之长,辅沈之遗”。《谱序》)主动承担起京师与琴川之间琴艺交流的任务,不仅是交流沟通,而且是通过分析判断,有所取拾,取长补短,有目的地提高了琴川诸士的琴艺。

    经过这样不断努力,逐步建立起自己的演奏学派,在琴支独树一帜。“一时知音,遂奉为楷模,咸尊为虞山派。(王坦:《琴旨》)虞山派的成就自然也是严徵的成就,人们在尊重虞山派的同时,不由得也会对严徵本人肃然起敬。蒋文勋:《琴学粹言》中写道:“常熟严天池先生当琴学寝微之际,黜俗归雅,为中流砥柱,家住虞山,一时知音翕然尊之,为虞山宗派,人比之古文中之韩昌黎,岐黄中之张仲景”。韩昌黎是“唐宋八大家”之首,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张仲景是汉代医学泰斗,人们用来比喻其在琴学中的历史地位,评价虽高,却很中肯。

    严徵曾出仕邵武,三年后回到家乡,首先了解的是临行前所布置的琴谱编辑工作,知道已经顺利完成,非常高兴,并说:“予坻役邵武,更三年归,而社友之谱成矣!”他感谢社友们的辛勤劳动,肯定他们的劳动成果,指出:“是足嘉惠将来。”这既是对此书的积极评价,也是对编辑社友们的鼓励。值得注意的是他明明承认本书是“社友之谱”,可人们却宁愿把编谱的功劳记在严徵的账上,也许他不曾直接抄写过,但全书的规划和设计无疑出于他的意见,曲目的取拾也取决于他的选择,因为《松弦馆琴谱》反映了他的审美观。

    《松弦馆琴谱》问世前后,是琴谱编印特别繁荣的时期,许多各具特色的传谱专辑,争奇斗艳,其中既有象《神奇秘谱》,《风宣玄品》那样高贵典雅,出自帝王之家的珍贵版本;又在象《琴谱正传》、《杏庄太音》那样收集丰富,出自浙操徐门正传的热门琴谱,此外还有象:《徵言秘旨》等颇有来历的琴谱,但所有这些,都未能掩盖了《松弦馆琴谱》的光彩,它却脱颖而出,后来居上,作为琴谱中的唯一入选者,被收入《四库全书》。我们知道《四库全书》是以皇家的威望,集中全国有名的学者,精选历代三千余种书籍,历时多年精心编辑的著名丛书,具有很高的权威性,此足以说明《松弦馆琴谱》的地位。

    从曲目数量来看,《松弦馆琴谱》内容实在谈不上丰富,它收录只不过二十九曲,其中半数还是短小作品,许多名曲象《流水》、《梅花三弄》、《潇湘水云》等都不曾收入。即便是这样,人们对它还是情有独钟。因为人们品评的标准在质而不在量。他们说,“琴谱不啻充栋,独称。《松弦馆琴谱》为最,以其音调大雅,与俗不侔。” (《大还阁琴谱》)要说数量之多,填词琴谱堪称前列,但从质方面而论,它却难以入流。其中将一些好端端的独奏曲生硬地填配上不伦不类的文字,词义肤浅,缺乏诗意,使人难以接受,而且这种一字对一音的填配方式,机械呆板,根本不适宜演唱,而这些伪劣的货色,却被冠之以:“释字琴谱”或“正文对音”等莫名其妙的名称,其实它破坏了原作的艺术境界,所以有识之士对此非常反感,他们抱怨说:“近世劣师,勉强填词,炫烨俗眼,诚贻笑大方”(《阳春堂琴经•琴窗杂记》)《松弦馆琴谱》可贵之处在于它敢于在填词之风的逆流中,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提倡了尊重音乐。

    旗手自然是该书的主编者严徵,他大声疾呼,痛加驳斥,指出:“吾独怪近世一二俗工,取古文辞,用一字当一音,而谓能声,又取古曲,随一声当一字,属成俚语,而谓能文。噫,古乐然乎哉?盖一字也,曼声而歌之,则五声殆几乎偏,故古乐声一字而鼓不知其凡几,而欲声字相当,有是理乎?适为知音者捧腹耳!”(《谱序》)这段文字写得有理有据,痛快淋漓,大快人心,歪风为之敛迹。“一时琴道大振”。

综观严徵的一生,为实现琴道振兴做了大量工作:他组建琴派是为了从演奏实践上贯彻琴道;他编印琴谱是为了从曲目选择上体现琴道;他批判滥填文词是为了扫清障碍。他所追求的琴道是恢复并发扬琴曲本身的音乐魅力,构筑符合琴曲特色的审美理想,后人将他的这种审美观概括为:清、微、淡、远四个字,即清——演奏力求取音精确,层次清晰;微——表现要求分寸适度,细致入微;淡——情绪讲求宁静淡泊,含蓄蕴籍;远——内涵力图意境深远,耐人寻味。从演奏,创作,到欣赏几个方面概括发展了前人的审美观念,将琴学理论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严徵为实现这一审美理想筚路蓝缕,在琴学上的功绩,永远值得我们纪念。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琴家严徵
下一篇:“虞山琴派”创始人严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