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贤达 > 古代先贤 > 正文

孔府塾师庄翰林
2009-06-25 07:03:4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明清两代,在莒南县大店镇崛起了一座庞大的地主庄园——庄氏庄园。庄氏庄园世代以耕读兴家,历经400多年的积淀,形成以“双榴堂”、“居业堂”等72家大堂号为代表的庄园文化。从这里先后走出了8名进士、22名举人,拔贡、廪生220名。清末著名书法家、国学大师、翰林院编修、孔府塾师庄陔兰的故事和名气,在当地更是广为流传。

  推崇先驱孙中山 秘密加入同盟会

  “庄陔兰从小聪颖。五岁入家塾,十七岁中秀才,三十二岁中进士,钦点为翰林院编修,诰封朝议大夫。”在大店镇庄陔兰故居,庄氏后人庄虔玉向笔者叙说起庄翰林的故事。
  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34岁的庄陔兰由翰林院保送,进入日本法政大学法政专修科留学。这时,革命先驱孙中山刚在日本东京组织成立了资产阶级革命政党——同盟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主张。庄陔兰推崇孙中山的革命纲领,秘密加入了同盟会。
  两年后,庄陔兰学成回国,任山东法政学堂监督。他和师范学堂监督、同盟会员王墨仙,登州总兵夏辛酉之子夏继泉等人,以师范学堂监督院为秘密集合地点,经常聚会共谋救国良策。庄翰林学识渊博,文采飞扬,得到了当时的山东巡抚孙宝琦的赏识,不久就担任了孙宝琦的秘书。
  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武昌起义后,全国多数省份纷纷响应,宣布脱离清政府,山东却没有声息。山东同盟会主盟徐子鉴从日本回到济南,联络了庄陔兰、夏继泉等人,鼓动当时的立法机构谘议局向孙宝琦施加影响,迫使孙宝琦宣布山东独立。在随后成立的山东各界联合总会上,夏继泉被推举为会长,庄陔兰当选副会长。夏继泉赴京后,联合总会就由庄陔兰主持工作。
  山东独立后,旅京山东同乡会却逆流而动,请求清政府派兵到山东镇压革命。庄陔兰获悉后,急电北京,力陈山东危急情况,说动清政府巡警部右侍郎赵秉均出面,劝说清政府万勿派兵,才未酿成大血案。
  袁世凯窃取政权后,派张广建为山东巡抚,大肆搜捕革命党人。济南“宜春轩”、“万顺恒”店铺的店主都是革命党人,曾购买枪支弹药,准备通过暴力反清。张广建一下子捕走店员14人,当场残杀1人,制造了血腥惨案。事发后。庄陔兰等人不顾个人安危,全力组织营救,终使被捕人员获释,保存了革命力量。
  1912年元旦,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山东同盟会支部组成临时议会,公推庄陔兰、王墨仙等为副议长。山东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徐子鉴、丁惟汾、庄陔兰等6人组成国民党山东支部。之后,庄陔兰先后担任过山东省民政长官公署总务厅长兼秘书,山东图书馆馆长等要职。1915年,当选山东省议会议长。1918年,又被推选为第二届国会参议院议员。
  “五四”运动前夕,为维护祖国主权,反对“巴黎和会”作出的无理决议,庄陔兰同20多名山东籍国会议员一起赴京要求面见总统。总统府秘书许宝衡代表总统接见了庄陔兰等代表。之后,庄陔兰等全体山东籍参众议员又给中国驻欧专使致电:“乞拼死力争,主张直接索还青岛及铁路矿山,并废除中日新约。”在致直隶省议会等团体的电文中,庄陔兰等山东籍参众议员态度坚决:“协力同心,要求政府及巴黎专使,贯彻主张,勿惑奸宄,勿畏强御,稍可退让。”
  1925年,孙中山先生逝世。自觉前途暗淡的庄陔兰毅然脱离政界,隐居寺院研究佛经。

  润笔募款筹经费 倾心重修莒州志

  《重修莒志》这部长达77卷、计百余万字的鸿篇巨制,作为莒县、莒南图书馆藏的镇馆之宝,作为研究莒文化和莒历史的重要文献,至今有着重要的参考研究价值。这部方志的总纂,就是清末翰林庄陔兰。
  庄陔兰脱离政界后,先后居住在北京宝善寺、青岛崂山广善寺研读佛经、修书法,成为当时有名的书法家。他的书法宗承颜体,用笔肥润,大气磅礴,成为人们争相收藏的珍品。每年春节,他书写的对联刚贴上大门,转眼就被人们揭走。 
   
    1932年,庄陔兰回到了大店,赋闲在家,过起了“采菊东篱下”的逸趣生活。这时,莒县县长卢少泉正在为重修莒志的事犯愁。他忽然想起了大店庄翰林,于是亲自登门造访,聘请庄陔兰出任《重修莒志》总纂。庄陔兰欣然应许,随后倾力于修编之中。
  庄陔兰主张志书务要求“实”,“若征今而不实,人皆得正其失而纠其谬也,吾为此惧”。他修编志书态度严谨,“必详著乎政治之演进,社会之嬗变,以究极夫治乱得失之所在”。他强调修志要有时代性,“修现代之方志,必具现代之眼光,适应现代之需要”。
  修编缺少经费,庄陔兰想到了润笔募款,卖字筹资。他定出润笔价格,将卖字所得用于编修刊印之资。一时登门求字者络绎不绝。这对于庄翰林来说,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庄陔兰倾其精力,费时三载,这部堪称“集莒地方志之大成”的《重修莒志》终于编纂完稿,刊印成书。

  不取酬劳授学问 应聘孔府任塾师

  1936年,《重修莒志》编纂完成不久,庄陔兰应邀到孔府做客。孔府早已闻知庄翰林是一位学贯中外、道德文章俱佳的贤才,即席盛邀庄陔兰留下任教。
  庄陔兰答应了孔府的邀请,但提出了三个任教条件:一是不取酬金,孔家只需承担任教期间的衣食住行费用;二是自己不提请辞去,孔家不能辞退;三是想辞行时,孔家不能阻拦。求贤若渴的孔府当即应许。就这样,已经64岁的庄陔兰留在孔府担任了塾师,传授第77代衍圣公孔德成和他姐姐孔德懋四书五经、书法等功课。
  孔府崇尚尊师重教。除了一日三餐照顾周到,还专门仿照大店庄园“堂号”建筑风格,在孔府建起了一处学堂,供庄陔兰教书,饮食起居。庄陔兰学识渊博,宽严有度,深得学子爱戴和孔府器重。在庄陔兰的精心培育下,孔德成姐弟俩受到了规范严格的启蒙教育,最终成为一代才华出众的大家。
  庄陔兰不但教育有方,而且品德高尚,憎爱分明。在孔府任教期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1939年,侵华日军侵占了大店。在一次作战中,驻大店的一名日本军官死了。日军为其举行葬礼,派人请庄陔兰书写挽联。这个平日儒雅有度的庄翰林,一听此事便怒发冲冠,严辞拒绝:“日本侵略我国,屠杀国人,居然还让我写挽联,真是岂有此理!”消息传出,孔府上下对庄陔兰更加敬重。
  庄陔兰待人谦和,在孔府教书一呆就是十年,直至去世,与孔府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孔德懋女士在《孔府内宅轶事》一书中,经常提起老师庄陔兰:“庄老师年近七十,是个翰林,经书和书法造诣很深……是客居孔府,不要薪俸,只是每天生活所需,由孔府开支算是招待,专教我们韵字和经书。”
  1946年9月,74岁的庄陔兰病逝于孔府。依照庄陔兰初到孔府时“我不提请辞去,不能辞退”的要求,孔府把庄陔兰葬在了孔府园林。这也成为孔府园林“两个惟一”之一:《桃花扇》作者孔尚任是葬于孔府园林外的惟一孔姓人,庄陔兰则是葬于孔府园林内的惟一外姓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四库《万姓统谱》里记载的庄严姓名人
下一篇:琴家严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