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文化 > 严嵩研究 > 正文

严嵩曾孙严云从高中武进士
2008-01-29 21:25:37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严云从是严嵩的曾孙,是严世蕃第二个儿子严绍庭的二子,字伯龙。明万历16年(公元1599年)七月二十日出生,清初顺治帝(顺治十三年)作《表忠录》褒杨继盛之忠、斥严嵩之奸的第二年,即公元1657年二月二十九日就怨憾而逝,享年59岁。

    严云从是严嵩后裔中较为显贵的一个,也是分宜县在科举史上唯一中选的一位武进士,是当时任职较高的一位官员,同时还是分析严嵩被树为奸臣演变时段的关键人物。

    严云从的父亲叫严绍庭(1547—1617)。严绍庭在他的家族中是最受宠爱的一个成员,也深得严嵩喜爱。早在嘉靖三十年十一月(1551年)的一次“御虏叙功加恩”中,严绍庭就被萌封为“锦衣卫正千户”。其实,当时严绍庭只有五岁。因为“才貌出众”,额庭饱满,首先被世宗皇帝最嫡系的心腹锦衣都督陆柄看中,与其女定下了娃娃亲,因而严绍庭也就被看作前途无量的红人。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83岁的严嵩被勒令退休由孙子严鹄陪同回乡,其余家人总计27人充边发配戍所,但惟独严绍庭仍留在京城。

    严嵩离京后,世宗对严嵩这位“三朝员老”的去职总是念念不忘,还常有书信往返。严嵩的政敌为防其“东山再起”,对还留在朝廷任职的锦衣卫严绍庭防备甚严!三年后(公元1566年),在父亲严世蕃“通倭谋叛”案的株连下,严绍庭全家终于被赶出了京师,流放到边远卫所去“戴罪立功”。可万历年间(公元1573—1619),严云从的父亲严绍庭即因“平倭有功”被“洗籍”复职。这时,严嵩的政敌徐阶(卒于1583年)等一帮人,死的死了,倒的倒了,徐阶的两个儿子均被判罪入狱,因而严绍庭又被召返北京,回到锦衣卫官复原职。其子严云从也随母亲马夫人在“江左”(即今扬州)外婆家考入了应天府学读书。

    据《伯龙传》记载,严云从自小气质非凡,个头高大,酷似曾祖严嵩。常常“独居斗室”、“废寝忘食”,加上马夫人的严格管教和精心培育,在应天府学深受师友爱戴。他“爱书如命,惜阴如金”,总是“日攻《五经》,夜习兵法”。不但“仪表魁岸”,而且“文武双全”。不久,就被府学推荐到北京国子监进一步深造去了。

    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熹宗朱由校即位,文武两科“大比”分别在全国各地举行。严云从以“北京国子监锦衣卫籍”身份在当年的辛酉科武举中旗开得胜,一举夺得“武举人”桂冠,次年,在京师举行的武举会试中,又连战全胜,继续夺魁,获得了熹宗亲自授予的“武进士”称号。

   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武进士首次授官,严云从被授予游击将军,奉敕在其曾祖严嵩手书“天下第一关”巨匾的山海关一带领兵御虏,并多次受到兵部的嘉奖录功。不久,便升为北隶永平参将。永平是当时北京的一大门户,严云从在永平的军功建树,朝廷了如指掌。到了崇祯年间(公元1640年),当西南边防告急,张献忠、左良玉在川湘一带混战不已时,严云从被调到两广驻守。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到弘光改元(公元1645年)这段时间,严云从在两广“声讨军实,妥靖边警”,在历次捍卫边陲的战斗中,常常“披甲纵马,身先士卒,深入虎穴,屡立战功”。“吏民倚以安堵,威望功勋日隆”。由于为安定西南边陲,捍卫 “大明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严云从被朝廷加封二品服俸,迁升为锦衣卫都指挥使,前军都督,之外还特恩赐以春刀蟒服,册封为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大傅、清江伯并承恩诰封四代。

   由于清初汉民族的抗逆迟迟不能消弭,顺治十三年皇帝亲作《表忠录》,杀掉了大批不顺从满族统治的汉族士大夫,并大兴文字狱,严嵩“奸臣”的斥责和“严嵩”反面文学形象就是在这时开始被迅速强化和丑化的,加上清朝多次“文字狱”的清查。严云从的显贵便左证了严嵩被树为奸臣流播民间的具体时段是在清朝而不是明朝。

    严云从的结局是悲壮的。这在于他一生跟朱家王朝的覆灭紧紧地连在一起:自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三月闯王李自成攻入北京之日起,从福王、唐王到桂王永历四年(公元1650年),在明王朝那段狼烟滚滚、摇摇欲坠的最后岁月里,严云从一直忠心耿耿地跟随南明政权南流北转,在江南出生入死,一颗忠心做着“反清复明”的最后挣扎。直到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清军长驱直入、桂王大势已去之日,这位武进士还高风亮节,执意“不事二主”,毅然“挂冠弃带,削发披瑙”,从广西返回家乡江西分宜,回到介桥老家,“杜门屏迹”终老。

    民间一直传说,严云从离任之日,曾受桂王朱由榔之托,密将“太子”带回分宜,在介桥古樟群中搭建“哨院”,招募勇士练兵,图谋反清复明,东山再起。直到“太子”不服水土突然去世才散旗熄鼓。至今在介桥东十里店的山坡中,还有一处叫“太子墓”的墓址。

    严云从在介桥隐居期间,像他的曾祖严嵩一样,也十分关心乡村慈善事业。如“开仓放粮”,“修桥补路”,“揭祠展墓”,“捐资助学”等等,为地方做了不少好事。清顺治十三年,他曾将曾祖严嵩捐修的万年桥重新加固,使地方受益不小。现今发现的“介桥寿相严公之墓”墓址与严云从墓紧紧相邻,严嵩墓是否被其迁葬重修,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后来,清统治者为了顺从民心,笼络先朝遗臣,曾派巡按大臣笪重光来到分宜,企图诱劝严云从归顺清廷,结果遭到了这位明代遗臣的“僧服相迎,婉言谢绝。”。笪重光这位钦差大臣在留县期间,曾亲临当时加固的万年桥和严嵩墓址等历史遗址,听了有关严嵩抄家的凄惨遭遇后,一度思绪万千,百感交集。临别前,挥笔留下一诗(见清康熙《分宜县志》):

宜春台下分宜路,极目荒岩虎豹藏,

一道江流余野艇,千家山郭付残阳。

石桥漫说当年相,铁骑频传异姓王,

我欲绘图频入告,九重应有泪沾裳。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严嵩这一家子---严嵩与高祖严孟衡
下一篇:严嵩姐弟及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