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新闻 > 正文

黎笃田谈书法
2013-07-19 11:39: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黎笃田,字田夫,号潇湘布衣,别号躬耕堂主人,湖南东安人。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湖南分会理事、名誉理事,永州市书法家协会第一任主席、第二届执行主席。20世纪70年代开始书法创作。1985年,其书法作品获“湖湘书法大赛”二等奖。1988年,作品入选中日职工文化交流书展。1992年入选“全国怀素书法研讨会暨草行书作品展”。1998年,获文化部“群星奖”银奖。书法作品及书论文章在《书法报》、《文坛艺苑》等专业报刊上多次发表,作品被省、市要员作为礼品送给日本、美国、英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贵客。本人或作品入编《湖南当代文艺家传略》、《当代湖南书法作品选》、《中国当代书法家人名辞典》、《中国书法家作品集》、《中国书画精品集》和《中国专家人名辞典》。

   中 瑜:黎老师,您好!您是永州书法界德高望重的前辈。很多人都想知道您怎么与书法结缘,能给大家讲一讲吗?

黎笃田:可以这样说,我这一辈子是为书法而生的。因为我与书法有一种特殊的缘分。从我受启蒙教育,读小学在老师的教导下写第一个字开始,就与书法结缘。我这个人自幼胆小,而且特别胆小,说起来会让人发笑。

中 瑜:哦,您孩提时代胆小到什么程度?

黎笃田:我讲两件事给你们听吧。当年我们的小学是一座祠堂,里面的摆设让人感到一种庄严。每天放学时,大家都是按要求排好队,待老师训完话之后才离开。有一次,我匆匆忙忙赶去排队,走出校门十来步之后才意识到书包忘记拿了,而我不敢回教室去拿。

还有一次。我完小毕业时,老师家访。从我家里出去时,要我陪他去另一个同学家里家访。一路上,我从不主动开口,他问一句我答一句,而且能一个字表达的我绝不说两个字,归根结底,我就是一个字:怕!

中 瑜:呵呵,真是怕到家了!您当时怎么不怕练字呢?

黎笃田:我不但不怕字,而且喜欢字。我生下来就对字有一种特殊情感,特别喜欢各种各样的书法。每到一个地方的祠堂和村庄,我就喜欢看对联。有时候边看边念,渐渐入迷。那时候农村里的人戴斗笠,也要在斗笠上写字。我父亲写字时,我就站在旁边看,对写字越来越感兴趣。

中 瑜:您是不是在小学就写得一手好字?

黎笃田:是的。我是1954年读小学的,开始练过一些毛笔字,后来以铅笔和钢笔为主。我的字一直写得很好,老师在期末评语里总会评价我的字。“文革”是中国历史上最荒诞的一段时期。那时候到处写大字报的做法,竟然给了我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当时我正在东安二中读高中,毕业前的一个月停了课。造**派要我抄大字报,我就一口气写了三十八张纸,约五十米长,令广大师生赞叹不已。

1978年恢复高考,我考上了零陵师专,也就是现在的湖南科技学院。读大学时,学校里举办了一次书法比赛,取前三名(一等奖1人,二等奖1人,三等奖2人),我获得第一名。

中 瑜:走上社会之后,您在书法方面取得了哪些成就?

黎笃田:大学毕业后,我被分到冷水滩耐火材料厂当老师。1985年,省书协举办了一次湖湘书法大奖赛,先在全省范围海选,再到长沙复赛,当着评委的面写作品。那次比赛评出了一等奖10人,二等奖10人,三等奖20人,共计40人。

中 瑜:您获得了几等奖?我们永州也就是当时的零陵地区还有哪些人获奖?

黎笃田:作为零陵地区的代表,我获得了二等奖,邹武生、萧建民获得三等奖。1987年,零陵地区成立书法家协会,我有幸当选为主席,就这么坚持下来了,转眼近三十年。

中 瑜:您怎么看待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书法发展?

黎笃田:我个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书法发展经历了复苏期、发展期和回归期这三个阶段。复苏期是指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之前,中国的书法没有得到重视,只有改革开放之后,才像一颗被埋了很久的种子慢慢苏醒并且发芽成长。九十年代初到2000年是多元发展期。由于中西文化的碰撞,产生了许多新的思潮,如国外的印象派、抽象派、小字数派等。国内也因此产生了许多书派,如碑派、帖派、现代派、学院派等等,有的讲究造型,有的追求气势,可谓百花齐放、万紫千红。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书法进入回归期,回归传统。传统是指中国几千年的书法传统。一是文化层面的,二是精神层面的。中国自从汉字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诞生了书法,这在全世界都是一种罕见的特殊文化。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书法精品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所以,旅美学者熊秉明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

中 瑜:这句话是不是说得有些太绝对了?

黎笃田:毋庸置疑。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中的核心,是因为它是文字。自从文字产生,华夏文明也就产生。华夏文明的产生,与中国文化相伴相生。也可以说,中国书法是与中华文明共同成长的。

中 瑜:您怎么看待现在一些书法家到处题词,尤其是为一些商家题写店名、楼盘名之类的现象?

黎笃田:我认为这是一种好现象,至少说明现在那些有成就的企业家和有钱人注重文学艺术了。社会对书法的需求,也说明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人们都在追求美了。真正的艺术品是需要通过艺术家、媒体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来提高大家的鉴赏水平的。我们每个人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水平,这样才有利于提升全民素质。至于书法作品的价值,那是正能量的问题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嘛!

中 瑜:永州历史上曾诞生了怀素和何绍基两位名垂千古的大书法家,被一些人誉为书法之乡。依照您的观点,我们永州的书法家在书法理论和书法文化方面有哪些优势?已经取得了哪些值得骄傲的成就?还存在哪些不足?

黎笃田:永州人杰地灵,代有才人。怀素跟何绍基名垂千古,令人景仰。特别是草圣怀素,他是中国草书彪炳千秋的高峰,没有人能超越了他。至于何绍基,是有清以来书法第一人,书法自成一体。怀素与何绍基留下了许多字帖、故事和传说,这是我们永州的优势和骄傲。

依照我的眼光,永州目前有实力的书法家大约在三十人左右,他们在传统中求索,寻找自己的位置,刻意汲取传统精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整体素质比较高。作为一个地级市,是很了不起的。即便放之全省,也毫不逊色。唯一的缺憾是,我们永州书法的整体素质虽高,但未能走出去,没有形成拳头产品。

中 瑜:为什么?

黎笃田:我想,大约跟我们永州的区域位置和经济规模有关。

中 瑜:应该还跟思想意识相对保守有关吧。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来发掘永州的书法资源提高永州的书法影响力呢?

黎笃田:永州书法要想产生重大影响,不是书法界几个人能够做到的。它需要一个大环境。从政府到民间,要形成全社会共同来打造永州书法品牌的态势,才有利于永州书法的弘扬与光大。

中 瑜:我几年前在柳学会的年会上曾提出过市里要成立怀素研究会致力挖掘怀素这块旅游资源,现在红网论坛也有不少类似帖子,说明民间早有不少这样的呼吁。听说您最近几年也在为此呼吁,请问,您觉得我们有这个必要吗?

黎笃田:很有必要!而且越快越好!其实,我早在九十年代初任零陵地区书法家协会主席时就做了这样的呼吁。1991年内蒙古乌海市提出建设书法市,我当时就写信给地委主要领导,建议县级永州市也建书法市,在全国形成“北有乌海,南有永州”的格局。我始终认为,传承中国书法文化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多年来,永州对舜文化、柳文化、瑶文化、理学文化的研究和发掘,取得了不少成就。但对草书文化重视还不够。虽然,1992年我们与中国书协联合举办了“92怀素书法研讨会暨草行书展览”,但是没有坚持下来,这是一大遗憾。纵观永州文化,在从中央到地方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今天,我认为,怀素与何绍基书法文化是最好与产业接轨的文化项目。同时,与旅游结合起来,可以带动其他产业全方位发展。因为,永州是一本书。把书法与旅游结合起来进行包装和宣传,这不仅是永州文化旅游发展的一个重要出路,也是对永州这本书的最好诠释。而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和怀素书法研究会的成立,正是有利于永州文化旅游发展的。

永州不把怀素这个品牌树立起来,不仅是永州的损失,也是中国书法界中国文化乃至全世界文化的一大损失。在此,我强烈呼吁,尽快建设怀素广场、怀素纪念馆,设立“怀素书法节”和“怀素书法奖”。永州的文化发展必须要有一面旗帜,在我看来,这面旗帜非怀素莫属。希望全市上下都来重视这面旗帜。

中 瑜:我十分钦佩黎老师的这份热心。请问您退休前和退休后的创作有什么变化?

黎笃田:在我看来,作为一个书法家,无论在职时,还是退休后,变,是永恒的主题。怎么变,是方法问题。所谓厚积薄发,那是一种长期积累。只有积累多了,才能释放出正能量。齐白石黄宾虹衰年变法,道理也在这里。因为成就一个书法家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学识修养、聪明智慧和才情灵感。

中 瑜:您现在经常跟哪些人交流?您觉得书法的传承和创新要注意哪些问题?

黎笃田:我交流最多的是古人,通过书籍和字帖向他们学习。至于跟现代人的交流,主要是看书法报、电视书法讲座,以及跟本地书法家、外地来永书法家交流。我总是告诫自己,任何时候都要有一颗学习的心。既学古人,也学今人;既注重传统,也注重现代。

关于书法的传承。我想先借用陈方既先生的话来表达书法,他说:“书法不是绘画,却要求有绘画艺术的形象感;不是音乐,却要求有音乐艺术的乐律美;不是舞蹈,却要求有舞蹈艺术的姿致;不是建筑,却要求有建筑的严谨;不是诗,却要求有诗一般的意境;不是生命,却要求其有生命般的形质和神采……”所以,我想说的是,书法功力,非一两年所见,至少十年才行。我认为,没有十年以上的功力,难入书法之门。

要字外求字,功夫在字外。没有字外的积累,没有学习的修养,要想从书法中提炼出它的美学元素,很难!现在的中国,会写两个字的人动不动就自称书法家书法大师,这很可笑。真正的艺术家,是不注重名利的。注重名利的人,就不会注重艺术。只有那些只求耕耘不求收获的人,才能成功。

至于传承的细节问题,一是要继承传统。要对传统书法进行深刻理解,去感悟其中内涵。临帖不可少,只有善于汲取先人的经验,才能避免少走弯路。二是对艺术要执着追求。只有执着,才会成功。三是对自我进行痛苦嬗变,并善于自我升华。

中 瑜:我在我乐网站看了您练太极的视频,一招一式是那么认真和熟练,感到十分惊讶,没想到您也是一个功夫爱好者,请问您练太极多长时间了?

黎笃田:我练太极已经十年了。

中 瑜:有人说练书法的人长寿,练太极的也长寿,您二者兼修,真是福上加福寿上添寿。请问您是怎么安排自己练习书法和太极的?不冲突吗?

黎笃田:对于我来,太极书法两者相宜,没有什么冲突。可以随心所欲,想练就练,想写就写,贵在坚持。

中 瑜:能否谈一下您的太极心得?

黎笃田:太极是道家的内家拳,一张一弛,重在修心。它与音乐、美术、建筑、医学等相融相通。道家讲无为,无为而治。太极分为修心养生和健身防身两种。我选择的是前者,主要是用来修养自己的精气神。太极跟佛道儒都相通,它讲究松、静、虚、空。松,就是全身都要放松,包括骨骼、毛孔、皮肤、筋脉和内心。静,内心宁静,不受外部干扰。虚,就是无我相,无佛相,无众生相,就是一种虚无缥缈天人合一的境界。空,就是心无一物。

中 瑜:您觉得练太极跟练书法有相通之处吗?

黎笃田:有。书法和太极都是一种心境流露,一种自然流露。书法是书法家的心电图,它的变化是随心而行的,太极亦然。书法和太极都讲究一个气。气要贯通,如同血脉。只有气通了,气入字行了,书法才有生命。只有气通血畅,人才有生命。可以说,书法是一种生命的运动。

字,如同人,也是有灵魂的。所以,它的诞生不能太快,太快了就只剩躯壳没有灵魂。魂不附体,焉有生命?太极也是这样,不徐不疾,自然而成。太极与书法,穷通一理。

 

 【记者手记】

  尽管十年前在长沙漂泊时,我就常听文艺界的朋友提起黎老师,但是直到去年8月28日,在永州清和轩的一次书法艺术活动上,我才第一次认识黎笃田老师。可以说,在永州文艺界的前辈中,他是我接触时间最短的一位。当我为他做这篇访谈时,我最大的直觉就是四个字:相见恨晚!我和黎老师有很多的共同处:爱看书,爱品茗,爱交往,爱关心永州的建设,爱关注永州的文化发展……虽然跟黎老师交往才半年时间,但是每次跟他交流,都让我获益匪浅。包括这次访谈,也给我带来了某些思考和灵感。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想,自己若要提升,还得多向黎老师这样的前辈请教才行。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前辈们的学识和修养,是永远值得我们虚心学习的。

  (责任编辑 王本峰 校对 王洁)

相关热词搜索:黎笃田

上一篇:第五届中国东北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
下一篇:蔡自新谈历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