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贤达 > 现代贤达 > 正文

台湾传奇:《世家望族》三星跃六星 六福集团庄家

屹立在台北市最热闹金融商圈已超过半世纪历史的六福客栈,历经台湾退出联合国、中日与中美断交事件…见证了台湾光复以后的近代史,同时也记录了庄家逾一甲子的台湾传奇。

 
六福创办人庄福白手起家,从制造酱油、开戏院到筹设客栈,曾因大环境不佳,被债逼得想自杀,但终能拨云见日,建立总资产逾百亿元的六福集团。 1992年庄福因心脏病骤逝,长子庄村彻接董事长,三子庄秀石任总经理兼总裁,掌控集团实际运营,稳住局面。
 
第二代创六福皇宫,从「三星跃六星」,也开启第三代庄丰如的接班之路。庄丰如是庄秀石的独生女,她一边改造六福村,又创六福庄、一礼庄园、六福万怡等新品牌,替老字号注入新血,是庄家唯一跃上台面的第三代,接班态势底定。
 
▲六福集團創辦人莊福與許金鳳於1937年結婚。(莊村徹提供)
▲六福集團創辦人莊福與許金鳳於1937年結婚。(莊村徹提供)
 
二二八连假,难得的好天气,也让各地饭店、游乐园涌进人潮。荷包赚满满的业者们,莫不乐得呵呵笑,唯独六福集团,却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
 
新年伊始 衰运连连
就在假期前夕,二月二十五日六福集团的驸马爷赖振融因任职六福开发总经理期间,牵涉内线交易,遭检调大动作搜索。隔天,旗下的六福村又因「二二八门票优惠」,被网友指为消费历史伤痛而发出道歉声明。
 
去年底,集团斥资逾十亿元打造的六福万怡酒店才刚热闹开幕,六福庄家却在猴年伊始却衰运连连!
 
赖振融的妻子是六福集团执行长庄丰如,岳父则是六福集团总裁庄秀石。六福旗下事业体从顶级烘焙一礼庄园、野生动物园、游乐园、饭店、地产开发,甚至还有戏院,年营收约二十八亿元,集团资产逾百亿元。

▲2015年底,六福萬怡酒店風光開幕,莊秀石(右2)與莊豐如(左2)父女倆一起現身。
▲2015年底,六福萬怡酒店風光開幕,莊秀石(右2)與莊豐如(左2)父女倆一起現身。
 
其实,六福最早做酱油起家,创办人庄福与同样做酱油起家的国泰集团创办人蔡万春与蔡万霖曾是旧识。
 
谈及父亲庄福与六福客栈的发迹,庄秀石的大哥、六福开发董事长庄村彻说:「台湾光复后,父亲向日本人买下位在台北市太原路上的酱油厂,生产『好家庭酱油』,赚了不少财富。但好景不常,一九五○年代爆发生酱油添加防腐剂事件,酿好的酱油全都倒在淡水河里。黑金变废水,庄福不堪损失,几年后就关掉酱油厂。」
 
一九五八年,庄福在酱油厂址上另盖了当时台北市最大的远东戏院,可容纳近一千七百位观众,用的是四声道八音路音响系统,连「听」电影都过瘾。
 
 
▲六福客棧破土前,莊福與家人合照。背後日式宿舍,已故將軍白崇禧與作家白先勇父子曾住過。(莊村徹提供)
▲六福客棧破土前,莊福與家人合照。背後日式宿舍,已故將軍白崇禧與作家白先勇父子曾住過。(莊村徹提供)
 
经营戏院 结交名流
 
庄福经营远东戏院时结交不少企业界友人,与和信集团创办人辜振甫、华南金副董事长林明成伯父林熊祥是密友,每星期聚会一次。
 
庄福娶妻二房,大房刘秀凤生有一女庄淑媛;二房许金凤生育四子一女,儿子依序为庄村彻、庄村诚、庄秀石与庄秀欣,女儿庄淑华。次子庄村诚后来娶了林熊祥的女儿林衡敏;女儿庄淑媛则嫁给义美创办人高腾蛟的弟弟高呈徽。

 
▲與萬豪國際合作的六福萬怡酒店,是六福集團第5個飯店品牌。
▲與萬豪國際合作的六福萬怡酒店,是六福集團第5個飯店品牌。


 
▲六福村是全台來客數最多、最賺錢的遊樂園。
▲六福村是全台來客數最多、最賺錢的遊樂園。
 
一九六五年,庄福邀集商界友人共同集资成立远东证券后,庄福曾担任过台北市证券商业同业公会第三、四届理事长。
 
事业一帆风顺,庄福又跨足饭店。庄村彻说:「父亲会投资(六福)客栈,完全是受到刺激,当时父亲向扶轮社商界友人提起有意投资客栈生意时,该友人竟然嘲笑他。」
 
「盖客栈纯为赌一口气,六福客栈这块地是父亲向亲友集资后跟华南产物买的,当时每坪一万五千元,共四百四十坪。一九七○年兴建破土,一九七二年开幕。」
 
庄村彻说:「那时候台北市除了国宾饭店和阳明山中国大饭店之外,像样的饭店实在不多。爸爸以为是挖到金矿,不惜巨资,用最好的工法和设备兴建六福客栈,圆柱子都和国父纪念馆、圆山饭店一样,还用高强度水泥包覆钢管,空间大,而且防震。」

 
▲六十多年前,莊福(前中)與妻兒合照,當時還是學生的莊秀石(後右一)一臉青澀。(莊村徹提供)
▲六十多年前,莊福(前中)與妻兒合照,當時還是學生的莊秀石(後右一)一臉青澀。(莊村徹提供)


 
▲莊秀石大學畢業後,銜父命打造六福村野生動物園,他個性直爽不拘小節。(莊秀石提供)
▲莊秀石大學畢業後,銜父命打造六福村野生動物園,他個性直爽不拘小節。(莊秀石提供)
中美断交 生意直落
 
但人算不如天算,先是一九七一年台湾退出联合国,七二年中日断交,接着一九七八年中美断交,旅游市场一泻千里,来台观光客都不见了,当时客栈有过一天只卖出一间客房的记录。
 
「退出联合国时,许多金主认为台湾完了,急着出国避风头,天天催着爸爸要钱。」庄村彻回忆起这段历程,依然心有余悸。 「那时候爸爸活得好痛苦,常常看到他跟别人调头寸,亲友能借的都借了,该得罪也都得罪光了。」
 
庄福当时告诉儿子们:「如果自杀能解决问题,我一定自杀。假如人生能够重来,我绝对不想再来一次。」
 
为了挽救六福客栈,庄福将远东戏院卖给亲家义美集团,一九九七年又转卖给日胜建设改建大楼。后来台湾景气好转,加上断交事件平息,来台旅客增加,六福客栈因设备新颖,业绩也扶摇直上,二百三十间客房、三个餐厅中,最有名的要算是庄福以他第二任老婆许金凤之名命名的「金凤厅」。
 

▲第二代莊村徹(左)與莊秀石(右)兄弟,一個是董事長,一個是總裁兼總經理。近年莊村徹已鮮少露面。
▲第二代莊村徹(左)與莊秀石(右)兄弟,一個是董事長,一個是總裁兼總經理。近年莊村徹已鮮少露面。
 
俭朴严格 半夜巡视
 
已有二十余年资历的「金凤厅」主厨郑名通是庄福远自香港聘请来的,他说,生意好的时候,上午十一点就得排队了。
 
庄福白手起家,生活相当俭朴,他的办公室与住家全在六福客栈三楼,即使后来在台北市健康路侨福新村买了六个单位的房产给六个子女住,两老仍旧住在饭店。
 
台大毕业后就在六福客栈服务的资深员工许群英说:「老董事长常常半夜穿着拖鞋下楼巡视,吓得夜班员工没人敢偷懒跑去睡觉。」庄村彻说:「爸爸过世以前,就住在客栈里,母亲守寡这么多年,也都不肯搬离这间客房。」
 
六福客栈生意好转,庄福财务状况纾缓不少,也更有闲暇出国考察。一次他到日本参观野生动物园后,决定引进台湾,一九七九年投资三千五百万元买下新竹关西七十五公顷土地,开辟六福村野生动物园。
 
庄福四个儿子中,长子庄村彻淡水学院工商管理系毕业后,曾辗转待过银行与证券业,一九六五年庄福创办远东证券,他也从华南银行被找回来担任总经理。
\
 
 
▲1950年代,莊福曾開設當時台北最大的遠
▲1950年代,莊福曾開設當時台北最大的遠東戲院。莊家後來也在六福客棧旁開長春戲院,後因不堪虧損,改與國賓戲院合作。


 
▲六福客棧金鳳廳,是莊福以妻子許金鳳的名字命名。
▲六福客棧金鳳廳,是莊福以妻子許金鳳的名字命名。
 
版图扩充 二代接班
 
随事业版图扩大,庄福鉴于当时企业大家族包括霖园蔡家、新光吴家等,都有家族成员投入政界,方便事业发展,因此他也曾有意培养长子跨入政界。
 
庄村彻说︰「原本父亲是希望我跨入政界,方便事业发展,因此一九九○年至九一年期间,我去美国哈佛短期进修政商领袖课程,准备参选增额国大代表。但事实上,我对政治兴趣并不大。」
 
相较于大哥一直待在外围产业,老三庄秀石政大新闻系毕业后原想办杂志,最后,仍顺从父亲,二十四岁便接下六福客栈总经理。台大法律系毕业的老四庄秀欣,则是庄家的「特异分子」,爱古典音乐成痴的他,收藏近万张古典乐唱片,曾是教育部音乐名词审查委员会委员。
 
庄秀石说:「讲实话,爸爸比较呷意老二,因为二哥口才好,身材架势够。」庄村彻回忆,老二庄村诚三十六岁罹患脑瘤,送去美国就医无效转机回台时,死在日本,父亲当时伤心到整整一星期不说话。时逢六福客栈营运正陷入困境,重担一度落在庄秀石身上。
 
▲莊豐如主導的六福萬怡酒店,揮軍兵家必爭的南港。
▲莊豐如主導的六福萬怡酒店,揮軍兵家必爭的南港。
 
为了拿出成绩,他每天上床睡觉,就开始想明天的工作,「我要求完美,也会参考别人优点,每到国外或南部都随身带着皮尺,在饭店东量西测,包括餐桌尺寸、杯子大小,房间长宽等,又看装潢,又记菜单。」
 
▲六福皇宮是莊秀石為女兒莊豐如鋪設的接班之路。
▲六福皇宮是莊秀石為女兒莊豐如鋪設的接班之路。

个性强势 意外出线
 
庄秀石个性强势、脾气又急,相较于曾担任中华奥会副主席的大哥庄村彻交友广阔,政商关系几乎空白的庄秀石原本不被看好。一九八三年,庄福卖掉远东证券,买下客栈隔邻的六福大楼改成长春戏院(现为转型国宾长春戏院),一九八八年又将六福客栈与六福村两家公司合并后上市。
 
公司上市后,客栈与动物园营收平稳,业绩已无法大幅提升,时任总经理的庄秀石建议,将动物园剩下七十公顷土地规划为四个主题乐园,分四期共投资四十亿元兴建,庄秀石说:「主题乐园容易玩腻,因此必须分期推出。」
 
 
此举果然奏效,六福村第一期完工即创造近五亿元营收,接着一九九七年二、三期主题村陆续完工,全年来客人次突破二百余万,曾创年营收逾十亿元纪录,六福股价也一度被炒作至三百元。
 
正当事业扩充时,一九九二年庄福却因心脏病骤逝,庄秀石一度身兼董事长与总经理,作风霸气的他,曾引起家族成员一些不满的情绪。二年后董监改选,长子庄村彻接任董事长才稳住局面。庄秀石则任总裁兼总经理,负责集团实际营运,老四庄秀欣挂名副董事长。
 
布局六星 铺路未来
 
一九九九年,国际知名饭店品牌威斯汀(Westin)找上六福集团,三兄弟商量后,决定投入四十亿元兴建平均每间房造价一千五百万元的六福皇宫,也被业界比喻为「三星跳六星」。
 
庄秀石六十四岁才打造六福皇宫,特地召回在美国学旅馆管理的独生女庄丰如帮忙。身为六福皇宫第一个员工,庄丰如从跑工地的基层做起,进入家族事业第一个代表作六福皇宫,曾创年收十亿元的纪录。
 
六福皇宫一炮而红,她又回头改造老态渐显的六福村,除组织重整、精简人力降低成本外,并催生关西六福庄度假饭店,替老字号注入新血。
 
关西六福庄原定位为年轻人游玩的主题乐园附属旅馆,「但学生一年仅做寒暑二次生意,其余时间怎么办?」庄丰如边盖边修正,「动物会繁殖,这些都是我们的资产,加上自然生态已成旅游主流。」
 
 
 
▲莊秀石僅生育獨生女莊豐如,近年他已逐漸淡出事業。
▲莊秀石僅生育獨生女莊豐如,近年他已逐漸淡出事業。
 
屡立战功 公主上位
 
结合六福村野生动物资源打造的关西六福庄,诉求开窗就能与长颈鹿、犀牛等动物互动,试卖首月便创近二千万元月营收。庄丰如也惊讶,「我知道方向是对的,但没想过这么快就被市场接受。」
 
屡建战功,二○○四年庄丰如也在父亲与家族的支持下,一路当上执行长,是庄家第三代近年来唯一浮出台面的接班人。若说六福皇宫是父亲庄秀石为她铺好的接班之路,她一手催生的新品牌六福庄、一礼庄园等,则让她的接班搭上了特快车。
 
近年,庄秀石逐渐淡出事业后,一心想替集团找出新方向的庄丰如,则一手促成集团旗下最大,拥有四百多间房的南港六福万怡酒店。相较于每天打扮得美美勤跑趴的企业公主,她像是负责猎食的女狮王。
 
身为庄家第三代,庄丰如刚满周岁就每天跟着父母到六福客栈上班。饭店人来人往,祖母担心她走丢,还特地打了手镯,刻上电话让她戴着,她至今仍留着手镯。
 
庄家传统重男轻女,庄福连生四个儿子后,仍抱怨第五个怎么是女儿。庄秀石也曾感叹膝下无子。大家族的竞争,反应在母亲的担忧上,「我三岁就独自被丢到夏令营好几天。妈妈还要求我学乐器,因为她担心我以后自己一人,有一技之长,起码还能弹琴谋生。 」
 
母亲章素美形容,庄丰如从小就要求完美,「字写不满意,自己一直擦掉重写,连我都看不下去,还得把橡皮擦抢过来。她从小独立,因此她选择要做的事情,我们都会支持。」
 
对照逐渐淡出家族事业的第二代叔伯与第三代堂兄弟们,庄丰如说,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不回集团,但「当初看爸爸很辛苦才回来,我并不后悔。」她积极改造老字号、扩充版图,只是如今却因先生赖振融卷入内线交易案,接班之路蒙上阴影,恐怕也是她始料未及。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台湾六福旅游集团营运执行长庄丰如出招突破旅游行业困局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