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文化 > 庄严一家 > 正文

对联宗组织的田野调查——以福建省庄严宗亲联谊会为例
2013-11-12 07:59:4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摘要:联宗组织是在地方宗族组织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跨地域的宗亲组织,它结构较为松散,在社会影响上,有别于地方宗族组织。我们注意到,在当代社会,传统的宗族组织也在不断的通过组织内部的调整来适应当代社会。我们通过对福建一个跨地域的庄严宗亲组织的调查,来探讨宗族组织如何通过自身的调整来适应当代社会。  关键词: 宗族;现代性。

  一、
  宗族作为一种自成体系的具有完整文化内核的社会现象。历经数千年的风风雨雨,尤其是20世纪以来屡遭冲击和破坏,仍然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以修谱、建祠、联宗为主要形式的家族文化蓬勃复兴。传统的现代化理论认为,传统性和现代性是对立的两极,是一种完全取代和被取代的关系。在这一单线式的社会发展观的支配下,人们往往认为传统与现代是水火不相容的,传统是推进现代化的障碍,而现代化进程中的实践表明,传统性与现代性尽管有明显的差异,但是在许多情况下它们是能够共生共存的。宗族活动的复兴就打破了传统-现代二元的理论模式。在中国农村,传统性与现代性并没有相互排斥的极端状态,更多的可能表现为共生共存的状态。(李明照,1999:37)现代化进程更是呈现出一个传统性不断削弱与现代性不断增强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传统在功能上对现代性的要求不断适应的过程。(周晓虹,1998:22)近二十年来的宗族复兴虽然比较杂乱,积极影响与消极影响并存,但是总体还是良性的,宗族本身也在通过不断的进行调整,为组织的存在谋求合理性。
  在宗族组织自身调整的动力原因上,钱杭认为,汉人宗族具有内在的创新机制的原因在于宗族成员对自身的历史感、归属感、道德感和责任感的自觉追求“宗族成员懂得怎样才能深刻的、适时的表现本身的历史感和归属感,并且这些感情的实现又总是争取与社会的总体要求自觉的相适应。”(钱杭,1993:156)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宗族组织并不反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内容的介入,相反的,它通过调整自身组织形态,在内容和形式上增加了许多符合当代社会要求的成分,既保证了人们对宗族本体意义的追求,又符合了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并推动了宗族组织活动本身的创新。
  改革开放20余年来,国内政治经济环境日益宽松,特别是海外华人回到大陆寻根访祖,极大的推动了国内宗族活动的复兴。从全国范围看,每年都有炎帝、黄帝的公祭活动,旨在强化海内外华人的族群的认同感。在福建境内,规模较大的宗亲活动有龙岩的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宁化石壁的客家祖祠公祭大会、福州的十邑同乡会。前述泛血缘的宗亲活动,政府都积极介入其中,利用传统的因素为当代社会发展服务。主要表现:(1)通过寻根访祖等文化活动,扩大地方的影响,吸引海内外乡亲回到大陆投资兴业;(2)强化以血缘和地缘为基础的族群认同,凝聚人心,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而对于地方性的宗族活动,政府基本上保持中立的态度。
  2003年11月中旬,我们参加了在福清市江阴镇田头村——严氏祠堂举行的福建省庄严宗亲联谊会的活动,并走访了庄严宗亲,进行了相关的调查。我们试以福建省庄严宗亲的宗族活动为个案,探讨当代宗族组织如何通过自身组织功能的调整来适应现代社会。

  二、
  庄严姓氏起源于甘肃天水,始祖为楚庄王。汉代时,庄氏因回避汉帝制刘庄制讳,庄姓改严,当时严子陵就是其中代表,后来严姓又改复为庄,庄严同宗就源于此。唐代中期,庄氏、严氏两姓与王审知兄弟一起由光州固始县入闽,分别始居于永春、福州,然后散居到各地,还有相当一部分庄严后人到海外(包括东南亚)谋生。据不完全统计,庄严两姓现在福建有100余万人,约占全省人口的1/30,散居在全省各地。进入1980年代以来,伴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各地庄严宗亲的活动开始复兴,主要活动为修族谱、建祠堂、联宗祭祀、寻亲访祖。以福州为例,早在1986年,严氏宗亲就以纪念近代启蒙思想家严复为名组织宗亲活动。进入1990年代以来,各地庄严宗亲频繁互动,他们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跨地域的全省性的宗亲联谊组织。当时,马来西亚的世界庄严宗亲总会也派人到福建来访问,加强与福建各地宗亲的联系。经过多方筹备,1998年秋,庄严宗亲会在连江县塔头村成立。全省各地有数百人参加,盛况空前。还请了省市在职领导参加。2000年,第二届联谊会仍在塔头村召开。连江县塔头村庄氏宗亲财力比较富有,第一、二届由当地承办。并在当地落成了一座耗资200多万的庄氏祠堂,总会常住地址就在该村。
  2003年,第三届联谊会在福清市江阴镇田头村举行。2004年1月8日适逢严复诞辰150周年诞辰纪念。本次会议的主题增加了一项纪念先贤的内容,充实了宗亲活动的文化意义和内涵,较为引人注目。本次会议还邀请了原福建省社科联副主席、福州市政协主席(未到)、福建师范大学的专家、严复亲宗亲代表、当地政府领导参加,并作了专门的报告讲演。全省有29个县市的庄严宗亲代表参加,约300人。
  无论是在表层的组织形式上,还是深层的文化意义,这一民间纪念活动与政府举办的纪念活动明显不同。庄严宗亲纪念严复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对先祖族贤的崇拜和认同出发;反过来,对于先贤的纪念、宣传又进一步强化了宗亲们对祖先的认同感和自豪感。学术界研究严复作为近代启蒙思想家的历史地位和贡献,侧重于思想和理论层面,民间对此一般关注不多。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民间的纪念活动更具有广泛性和普遍性,能够在民间产生较大的影响,比如通过宗亲活动这样的纽带所起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们在与部分庄严宗亲交谈中,了解到不少人以前并不知道自己的先祖中有这样的人物,而是通过参加宗亲活动才有所了解。他们都为本族有这样一位杰出的思想家深感自豪。

  三、
  庄严宗亲联谊会是在福建各地的庄严宗亲组织基础上成立的,结构比较松散,无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对各地的庄严宗亲组织并无实际的影响力,主要是为各地宗亲提供一个定期交流、沟通的机会。联谊会每隔2-3年举行一次,由福建各地的庄严宗亲出钱承办。该组织在架构形式为:顾问——名誉会长——会长、副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常务委员——委员。顾问和名誉会长由社会上的知名人士担任。会长、副会长由各地的宗亲组织负责人担任,便于沟通、联系。秘书长主要负责日常的联络工作。常务委员是主要的议事人员。委员就是参加宗亲会议的其他代表。
  以第三次庄严宗亲联谊会参加代表为例,各地宗亲代表身份多样,以退休教师、退休干部、商人、农民为主,现职的干部较少,退休干部和退休教师基本上占了一半以上,并在联谊会中起核心作用。在性别上,男性占多数,女性仅有十余位。在年龄分布上, 40岁以上的中年人居多,占总数的70%以上,年龄最大的是福清的一位90岁族老,最小的是二十余岁的青年农民。为什么以中年人为多呢?与会的庄严宗亲作如下解释:一是年轻人的祖宗观念不强,要到一定的年龄,他们才会参加宗族活动;二是年轻人忙于工作、生意、劳动,无暇参加这种“闲人”的活动。
  宗亲会还请了一些在社会有影响的人士担任顾问或名誉会长。如庄SY(原华侨大学校长),庄SR(世界庄严联谊会会长),庄ZY(马来西亚知名企业家,在大陆广有投资),庄YC(原福建省文化厅副厅长),庄ML(晋江市财政局局长),庄JY(永春县委副书记)。所谓的顾问和名誉会长更多是一种荣誉性的职务,并不具体参加筹办和策划宗亲活动。邀请这些社会上有身份、有地位的庄严宗亲入会,目的有二:一是这些人在社会上声望较高,能够在同姓宗亲中产生示范效应,凝聚人心,吸引更多的庄严宗亲参加活动;二是这部分宗亲掌握较丰富的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可以为本组织的存在提供支持和保护。
  在各地民间联宗组织中,部分核心成员在组织的运转中起着关键作用。核心成员的发起、倡议、组织,是联宗组织开展活动的前提条件。如果没有这部分人的参加,整个联宗活动基本上是搞不起来的。与会期间,我们访问了该组织的部分核心成员,并对他们的经历做了简要的笔录。
  庄HZ,会长,66岁,连江县塔头村人,建筑承包商,文化水平不高,不善言辞,经济较富有,热心与宗亲活动,当地宗亲活动的负责人和捐资人,对第一、二届庄严宗亲活动的举办贡献很大,被推举为会长。
  庄MH,常务副会长,63岁,中共党员,大学学历,原福建省人大代表,莆田市科协主席,教育局局长,莆田市庄严姓氏研究会会长,负责莆田庄严宗亲活动。庄MH,作为原政府官员,凭借个人在社会的声望和影响,能够争取到较多的社会资源和资金,在当地组建了济贫助学基金会,资助当地庄氏宗亲子弟上学,并利用专业技术人员的优势,组织科技人员开展支农服务,帮助农民发展生产。
  庄JC,常务副会长,83岁,中共党员,曾在晋江、石狮担任过中学、中专校长,退休后,个人开办律师事务所,担任惠安县某镇老龄委主任,惠安县锦绣庄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会长,当地知名书法家,负责庄严宗亲的文字和沟通联络工作。庄JC在当地德高望重,为惠安庄氏总祠堂每年春秋祭祀的主祭人。他以80岁高龄参加庄严联谊活动,纯粹出于公心,出于对祖先的崇敬。
  严PY,副会长,81岁,严复曾侄孙女,退休小学教师,退休20余年来,通过庄严宗亲活动这一渠道,在民间致力于宣传和保护严复文化遗产活动。可以说,她参与庄严宗亲活动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宣传和光大严复,让更多的人了解严复。十余年来,严老师辗转八闽各地,参加各地的宗亲活动数十次。每到一地,都作声情并茂的演讲(介绍严复),很受各地庄严宗亲欢迎和尊重。在本次联谊会上,马来西亚华裔企业家庄ZY敬仰严老师十余年来的辛苦,捐赠1万元人民币给严老师。
  庄MJ,副会长,71岁,晋江文史界知名人士,现为泉州市锦绣庄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会长,晋江市历史文化民俗研究会会长。庄MJ为本次联谊会活动筹集了两万元的活动经费,因此出任本届联谊会的副会长。庄MJ作为本次活动的主要出资人,本想在纪念品上署上个人姓名,遭到众人反对。
  我们还访问了另外的一部分人士,简单的记录下了他们的身份和履历。严SM,65岁,现已退休,原福清市江阴中学校长,江阴镇田头村严氏祠堂的负责人之一,在当地声望很高。庄YN,88岁,原沙县三中校长,沙县庄严宗亲会的核心人物。庄XZ,64岁,退休教师,原福鼎市某中学校长,当地庄严宗亲会负责人。严YX,60余岁,莆田市知名心理医生,当地庄严姓氏研究会成员。严YH,53岁,永定一煤矿矿长,当地严氏宗亲会负责人,曾两度参加马来西亚的世界庄严宗亲大会。庄NE,43岁,安溪县经委经济师,当地庄氏宗亲会负责人。
  综合以上分析,在该组织内部,起领导核心作用的宗亲具有较高的政治素质、文化水平和社会地位,有比较强的奉献意识和精神,他们的决策直接决定了宗族活动的层次和水平。在为什么参加庄严宗亲活动问题上?他们多数人都强调一种对祖先的认同,要有一种根的意识。正如“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在如何认识宗亲活动问题上,他们已经意识到要与传统的宗族活动区别开来,应该积极主动的与现代社会对接。庄MJ说的好,“我们不是在搞什么封建活动,联络各地宗亲,要做到上为政府分忧,下为百姓服务”。我们通过访问了解到,多数与会的庄严宗亲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四、
  通过庄严宗亲组织开展的活动及其相关资料,我们发现他们已经对宗族组织活动进行了积极的调整。当时,我们看到这次会议的工作报告里提到了“三个代表”、“三个文明建设”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行文的内容和语气类似于政府的工作报告。通过访谈得到的信息和获得的书面资料,我们可以得到一些新的看法。
  该组织提出,以学好用好“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遵纪守法,致身奋力于小康社会的建设。一个带有浓厚的传统色彩的民间组织的提出了别开生面的组织目标,以主流的意识形态来规范约束组织的活动。显然,这是宗族组织自身在寻求政治上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但是这一提法本身在形式上就突破了狭隘的宗亲宗族观念的界限,把宗族组织融入到开放的社会中,并以促进社会发展为组织目标,主动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
  该组织要求各地宗亲做一个庄严的文明人,积极投身于三个文明建设,做一个合格的公民。该组织还把重建和修复先贤故居和祖祠与保护文化遗产结合在一起。在泉州地区,锦绣庄文物保护委员会就组织修复或重建庄氏先贤故居和祠堂数十座。在惠安县科山公园内,具有浓郁的闽南建筑风格的庄氏祠堂已经成为当地的一个重要文化景观。
  该组织提出,作为庄严宗亲要学习和发扬中华民族优良的传统美德,弘扬孝道,尊老敬贤。在各地宗亲中涌现出了许多的孝子、孝媳妇、文明家庭。惠安庄氏宗亲会还表彰了部分孝顺长辈的宗亲。对于传统孝道的弘扬,无疑起到了整合家庭内部关系的积极作用,也推动了当地精神文明建设。
  该组织还倡导各地宗亲积极参与公益事业,宗亲文明建设,捐资助学,扶贫济困,特别是帮助有困难的庄严宗亲子女上学读书。在惠安,有不少庄氏宗亲个人捐资数十万元兴办公益事业,诸如修建校舍、购买教学设备,造桥修路,给老人发放补助金等。在莆田,成立了由科技专家组成的科技推广小组,上门为宗亲服务,解答生产中的疑难问题。多方筹集资金成立了助学基金,帮助困难家庭学生完成学业。在尤溪,庄氏宗亲组织也成立了教育基金会,帮助贫困家庭的学生。
  社会发展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任何事物的发展必然要经过一个产生、发展、消亡过程,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从总的趋势来看,宗族作为一种历经数千年的传统组织,正在走向逐步消解。日益加快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正日益打破血缘、地缘关系对人的束缚,但是这种关系的瓦解需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在这一过程中,传统的宗族组织存在的破坏性和消极性并不是绝对的,许多研究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我们不能过分的夸大宗族作为传统组织的负面影响,而忽视了宗族组织在当代社会通过对组织自身的调适和整合展现出来的积极意义。在当前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完善,社会支持体系还不健全的情况下,宗族组织作为一种公益性的民间团体存在,仍然可以发挥相当大的作用。宗族组织可以通过不断对组织自身进行调整,增加符合当代社会发展要求的内容,充分发挥宗族组织在凝聚人心,扶贫济困,完善公益事业的功能,为社会服务。同时,宗族组织的存在又可以满足部分民众对祖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的追求,对于联系海外关系,吸引海外投资,促进两岸和平统一,无疑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参考文献:
  ①钱杭.《现代化与汉人宗族问题》.《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J],1993年,第3期.
  ②李明照.《现代化视野下村落家族势力的复兴:寄生性的再生长》[J].《社会科学辑刊》,1999年第2期.
  ③王铭铭.《村落视野中的文化与权力:闽台三村五论》[M].北京三联书店,1997年.
  ④周晓虹.《传统与变迁——江浙农民的社会心理及其近代以来的嬗变》[M].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  

相关热词搜索:对联 组织 田野

上一篇:青阳庄氏:一桩古代联姻缔造800年姓氏奇缘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