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文化 > 庄严一家 > 正文

楚庄王——一鸣惊人
2013-10-22 09:08: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楚国在城濮之战中败给晋国后不久,楚成王就被自己的儿子商臣害死了。商臣做了国君,就是楚穆王。楚穆王对败给晋国很不甘心,抓紧操练兵马,发誓要与晋国决一雌雄。周顷王六年(前613),楚穆王正要出兵攻晋的时候,突然暴病而亡。穆王的儿子旅即位,就是赫赫有名的楚庄王。

     然而,楚庄王刚刚继位的时候却并不像个明主。即位3年,他整天只知道打猎、喝酒,不理政事,还在宫门口挂起了一块大牌子,上边写着:「进谏者,杀无赦!」

而这个时候,晋国又重新会盟诸侯,订了盟约,随即将依附楚国的陈、郑等国又收回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但是,楚庄王仍无动于衷。

  有一天,大夫伍举进见楚王。楚庄王问:『次夫今天来,是想喝酒呢,还是要看歌舞? 」伍举回答说:​​「有人让我猜一个谜语,我怎么也猜不出,特此来向大王请教。」楚庄王问:「什么谜语,这么难猜?你说来听听。」伍举说;「谜语是说我们楚国的都城有一只大鸟,整天栖息在朝堂上已经三年了,但是它既不飞也不鸣叫。敢问大王,这是什么鸟?」

        
楚庄王心里立刻明白了伍举的意思,就笑着说:「我猜着了,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鸟。这只鸟,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你等着瞧吧。」伍举见楚庄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告退了。

过了几个月,楚庄王这只大鸟依然我行我素,既不「鸣」,也不「飞」,一切照旧。大夫苏从又来见庄王,他一进宫门就大哭起来。楚庄王说:「大夫,为什么事这么伤心?」苏从回答说:「我为自己就要死了伤心,还为楚国即将灭亡伤心。」

楚庄工听了很吃惊,就问:「你怎么会就要死了呢?楚国又怎么会即将灭亡呢?」苏从说:「我想劝告您不要再荒废朝政,您有命在先,肯定要杀我,所以我就要死了。您整天观赏歌舞,游玩打猎,不理朝政,楚国的灭亡也就在眼前了。」

楚庄王听完大怒,斥责道:「我早已说过,谁来劝谏,我便杀死谁。如今你明知故犯,真是愚蠢之极!」苏从回答说:「我确实很愚蠢,但是您比我还要愚蠢。如果您把我杀了,我死后将得到忠臣的美名。您若是再这样下去,楚国早晚是要灭亡的,您就成了亡国之君。您不是比我还要愚蠢么?我的话说完了,您要杀便杀吧。」

楚庄王忽然站起来,大声说:「大夫的话部是忠言,我肯定照你说的办。」随即,庄王便传令解散了乐队,打发了舞女,决心要大干一番事业。

楚庄王首先整顿内政,起用有才能的人,将伍举、苏从提拔到关键的职位。当时楚国的今尹斗越椒野心勃勃,想要篡位。楚庄王便任命了3个大臣去分担令尹的工作,削弱了斗越椒的权力,防止其作乱。

楚庄王一边改革政治,一边扩充军队,加强训练,准备与晋国决战,报城濮大败之仇。他在即位的第三年,率兵灭了庸国(今湖北竹山县一带);第六年,打败了宋国;第八年,又战败了陆浑(今河南嵩县北部)的戎族楚庄王还在周天子的边界上阅军示威,出尽了风头。

前605年,斗越椒趁楚庄王出兵在外,在国内造反。他占据了郢都,又发兵拦阻楚庄王,想将楚庄王消灭在鄂城之外。楚庄王见斗越椒的军队以逸待劳,自己带的兵刚刚打完仗回国,非常疲惫,知道硬拼对自己不利,便说:「斗氏一家对于楚国有大功,宁肯让越椒对不起我,我也不能对不起越椒。」便派苏从去讲和。

斗越椒以为楚庄王已是囊中之物,便对苏从说:「回去告知熊旅(楚庄王的名字),有胆量就来决一死战,不然就赶快投降!」楚庄王假装退兵,到了晚间却把军队埋伏于漳水东岸,又派一队士兵在河岸活动,引诱斗越椒渡河,庄王自己则率领少数士兵,躲在桥的下面。

第二日早晨,斗越椒见河对岸有楚兵,果然追过河来。斗越椒的军队刚刚过河,岸边的楚军伏兵就一起杀出。斗越椒察觉中计,想往回撤退,桥已被拆毁了,斗越椒急忙命令士兵涉水过河。

叛军士兵刚要下水,埋伏在对岸的楚将乐伯杀了出来,命令士兵奋力射箭。在双方对峙之中,乐伯手下的神箭手养由基一箭射死了斗越椒。斗越椒的兵马见主将身亡,四处逃散,楚军剿灭了叛乱。

楚庄王平定了内乱后,开始准备挥军北上,与普国争霸。前598年,楚庄王趁陈国内乱的时机,发兵占领了陈国。第二年,楚庄王率领大军去进攻郑国。陈国、郑国全是依附于普国的小国,楚国进攻陈国、郑国,就是向普国挑战,普国自然不甘示弱。同年夏天,普景公命荀林父为大将,先轸的孙子先毅任副将,统领600辆兵车去援救郑国。大队人马来到了黄河边上,普国的探子报告说郑国已投降,楚国正在撤兵。荀林父听了这个消息决定撤兵。先毅坚决不同意,他大叫说:「临敌退兵,可耻之极!你们要是害怕楚军。我一人前去迎敌!」

先毅仗着祖上的功劳,不把荀林父放在眼里,带着自己的一队兵车,渡过黄河追赶楚军去了。荀林父没办法。只得下令全军过河。

楚庄王听说晋兵已经渡过黄河,便召集将领们商量对策。令尹孙叔敖主张和晋军讲和,然后收兵,而一批年轻的将士都主张迎战,使楚庄王一时拿不准主意。有一位叫伍参的大臣说:「晋军主将荀林父刚掌兵权,还没有威信,副将先毅倚仗祖上的功劳,看不起荀林父。三军的将领虽想主动出击,又没有权力作主,士兵们不知道听谁的号令。晋军上下不齐心,没什么战斗力。面对这样的敌人,如果还不去攻打它,这不是有损我们楚国的尊严吗?​​」楚庄王听伍参分析得合情合理,便命令楚军摆开阵势,准备和晋军决战。

  庄王首先派乐伯挑战。乐伯领命,跳上战车,直奔晋军大营。走不远便碰上了十几个巡逻的晋兵,乐伯也没说话,一箭一个,接连射倒3个,还下车活捉一人,然后跳上战车,向回便走。晋军看有楚将杀人,就分兵3路来追。乐伯大叫:「晋军小心,我左边射人,右边射马。着箭!」说完便左一箭,有一箭地射起来,果然箭无虚发,左边射倒三四个人,右边射伤三四匹马,吓得晋兵谁也不敢再追,眼睁睁地看着乐伯返回楚军大营。

晋将赵荫认为自己勇力过人,就在当天晚乘着夜色带领部下去偷袭楚营,不料被楚兵发觉。楚兵大声发出警报,赵荫只好掉头回撤。楚庄王命人驾车前去追赶,楚军将领见庄王亲自出马,纷纷跟了上来。孙叔敖对庄王说:「兵法上说,宁可我追敌人,不能让敌人追我。既然众将都跟出来了,咱们干脆乘其不备,冲杀过去!」这时候,天还没亮,楚庄王就下令攻击,楚军将士争先朝晋国军营冲去。晋军其他的将士丝毫没有防备,仓促应战,很快就被打得溃不成军。

有人劝楚庄王乘胜追击,楚庄王说:「楚国自从城濮之战败给晋军,就不敢与晋国争锋。这回胜利足以洗耻了,晋国、楚国都是大国,早晚总要议和,何必多杀人呢?」因此,庄王下令楚军当即收兵,不再追赶,放普国官兵渡河回国。

拥有600辆兵车的晋国人马,一战之间几乎全部覆灭,这让楚庄王一鸣惊人。此后,楚庄王又陆续使得鲁、宋、陈等国归顺,他继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之后,也当上霸主。庄王前后统治楚国23年,使楚国强盛一时。

问鼎中原

楚庄王在周的边境上耀武扬威地阅军时,周定王派王孙满去慰劳庄王,想探听一下庄王的意图。王孙满劳军以后,楚庄王忽然问王孙满说:「听说大禹铸有九鼎,现在放在洛邑,我想问问这鼎有多重?」九鼎是国家政权的象征,标志着天子的尊严,楚庄王问鼎是有取周而代之的意思。王孙满正色回答说:「夏、商、周三代之所以能够建立,那是因为三代的开国国君以德服天下,

和鼎没有关系。现在周未失德,大王还是不要打听九鼎的事了。 」楚庄王听了王孙满的话知道还没有能力得天下,于是班师回朝、「问鼎中原」的典故从此流传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楚庄 ——

上一篇:解说晋江青阳锦绣庄氏家庙对联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