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贤达 > 古代先贤 > 正文

庄一俊的思想性格及仕途传奇
2013-10-22 09:46:1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庄一俊,字君斐,号八石山人,又号石山、八石,自号初仙、天台学道山人,晋江青阳庄氏十一世,庄氏四世祖阳山裕斋先生之七世孙。他于明嘉靖元年(1522年)成婚,二年(1523年)长子望槐降生,四年(1525年)举人亚魁,八年(1529年)二甲进士,历官户部主事、山西典试、擢吏部验封司员外郎、转南京兵部、升朝列大夫、浙江布政使司左参议。庄一俊为官精强其职、刚正不阿、廉洁奉公、文行兼优。他在明世宗嘉靖皇帝年富力强、奋发有为、拨乱反正、励精图治,初政取得成效的前10年,怀着忠君报国、积极从政、建功立业、报效朝廷的宏大理想走出阳山林泉,登上仕途。他文慕韩愈,诗好李杜,是诗人、文学家、书法家,其才华曾一度为嘉靖皇帝所赏识,朝野所称颂。但其刚正不阿、篾视权贵、不羁不挠、不屈节求荣的思想品格却为朝中权贵所不容。在泉州、晋江的民间曾流传一些庄一俊被奸臣陷害,狱中上章自辩的传闻,颇富传奇色彩。
    一、庄一俊的身世和思想性格
    上朔青阳庄氏家族,开基始祖古山公佑孙锦绣传芳、潜德弗耀。二世洪基公公茂和三世海月公惠龙时逢宋亡元替,社会动荡,时势造就成为一代风云际会志士。四世希德公天冀隐居林泉、学行彰闻,人称阳山裕斋先生。五世伯渊公震贤励志笃学,兼营农商。六世居易公承祖孝友彰闻,公乡器重。七世东隐公孟端闲家以礼,择交以义,人多雅重之。八世耘叟公启即庄一俊曾祖也,好义勇为,布德施恩于闾里之内,晚退休林泉,吟咏自乐。自是而下九世遗耕公厥轸庄一俊祖父、十世南田公旺庄一俊之父,俱隐德弗耀,孝悌力田,乡人常尊高曰是世有心田以遗子孙。从中不难看出,庄一俊出身于一个有着锦绣传芳、诗书世家,浓厚儒家宗族传统的农耕家庭。母亲也出身于苏垵望族、书香门第。父母的言传身教,兄长一道的全力承担家中农事,都为庄一俊的锐意功名创造良好的进取环境。而庄一俊果贵,生颖敏不类凡儿,少小就塾,吐辞滚滚辄警人,寻常应对皆节奏。弱冠补邑诸生,试每居异等,诸生人人自以为不及也。岁乙酉偶遗督学荐,直指龚公续试大奇之,拔寘第一,遂以其秋魁闽省。己丑礼部会试,泉州有十二名举子中式贡士。嘉靖皇帝亲临轩发安民知人策选贤良,殿试后泉州的梁怀仁、蔡克廉、洪富、庄一俊钦赐二甲进士出身,余者八人为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名彦彬彬辈出,庄一俊与族叔壬春、族弟用宾同登第,号庄氏一榜三龙,成了青阳庄氏第一名进士。
    自此,庄一俊以任职户部主事踏上仕途,浓厚的儒家宗族传统使庄一俊自幼禀承忠君爱民、精强其职、敏锐干练的天赋,既登第,即渴望积极从政、建功立业、报效朝廷。然而,从青阳庄氏崛起于宋元离乱的时代背景看,青阳庄氏家族自古山公肇基以降至庄一俊等一榜三龙齐奋,其间经历了长达三百年的隐逸山林、不愿受封建秩序束缚的林泉吟咏自乐生活,历代先祖的这种道家风范同样也潜移默化地铸成了庄一俊刚正不阿、不羁不挠、蔑视权贵、不屈节求荣的思想品格,这从其名、字、号也可生动看出。庄一俊字君斐寄托着积极从政、报效朝廷的强烈儒家思想抱负;而号八石山人,则是他曾隐居于阳山林泉的生动写照;  自号初仙、天台学道山人,更表明庄一俊虽然己走上仕途,却仍然向往寄兴山水、求仙访道的自由自在生活,从而形成了其思想性格的双重性。
    二、嘉靖皇帝初政成效与庄一俊仕途进取
    “正德无子嘉靖继”。正德十六年(1521年),明武宗去世,世宗嘉靖皇帝以藩王继承大明帝统身份登基。即位不久,朝中就爆发一场声势浩大的“大礼议之争”,最终以有皇帝做后台的朝中少数派官员的彻底胜利而告结束。嘉靖七年(1528年)颁布了《明伦大典》,追尊嘉靖帝的生身父亲兴献王为皇帝,而对于此前反对其继统的大小官员则无情打击。明世宗于是更加刚愎苛察,用人以“议礼”划线,一些揣其心思、投其所好的奸邪之徒如张璁、桂萼、汪鋐等皆以“议礼”而升迁重用,这使此前已形成的较好吏治和士大夫中的淳厚正直之风丧失迨尽。
    “大礼议”摧毁了明王朝的吏治根基,并造成对翰林院的直接冲击。嘉靖三年春,张璁、桂萼二位投机取巧的“议礼”心腹以南京部曹闲职被特命超擢为翰林学士。“诸翰林耻之,不与同列”,有36人联名上疏要求辞职,后被改官和罢黜者达22人。嘉靖五年丙戍科选出23名庶吉士,张、桂二人认为不是自己门生,将其“皆除部属及知县,由是翰苑为空”。嘉靖八年己丑科殿试后,经嘉靖皇帝首肯,内阁首辅已经从各部曹中初选了唐顺之、陈束、任瀚、王榖祥、庄一俊等20名庶吉士,但张璁经私下拉拢后,认为大多不肯趋附,他竟借口他们“心以大礼之议为非”一个不留,使嘉靖皇帝忽然变卦,降谕“不必留选”,唐顺之等这批文名籍籍的人望之士都被拒于翰林院之外。
    不能当翰林,这是庄一俊仕途进取之初因刚正不阿,不肯趋炎附势所遇到的首次挫折。但他心地坦然,“如弗闻也者”,依然踌躇满志地怀着建功立业的理想积极从政。也借此机缘,与同在各部曹的会元唐顺之和同为二甲进士的任瀚、王穀祥等才俊之士结为知交。
    随着“大礼议”的逐步胜利,嘉靖皇帝对封建礼仪也逐渐熟悉,认为可以进一步创新,达到有所建树的地步了。同时,他也更加成熟了,对自己在“大礼议”中尊崇亲生父母毕竟带有私心,并使用高压手段,有损自己的形象等事,也有所反思。他正值英年气盛时期,极欲挽回“大礼议”给自己带来的不利影响,树立英主明君形象。为了在文治武功上有所建树,他“以制乱作乐自任”,逐步展开了一场“郊庙百神,咸欲斟酌古法,厘正旧章”的改正祀典活动。
    礼,是统治民众的首要大事,祭祀又是封建王朝的头等大事。在诸种祭祀中,最为重视的则是祭祀天地。自周朝之前,即有“冬至祀天于南郊之园丘,夏至祀地于北郊之方泽”的天地分祀礼法。洪武十年(1377年)后,朱元璋改为天地合祀,确定每年正月祭天、地于南郊三大礼殿,并一直沿用至嘉靖初年。嘉靖九年起,嘉靖皇帝通过引导,展开了一场改天、地合祀为分祀的郊祀讨论。到底“臣扭不过君”,最后又以嘉靖皇帝的“天地分祀”主张取胜,并进而恢复郊祭中皇帝耕藉南郊、皇后亲蚕北郊的典礼。于是,嘉靖皇帝随即命户部、礼部和工部动工修建,' ;&,淝"鴙IE' ;&,圆丘,第二年夏天又建成方丘于北郊、朝日坛于东郊、夕月坛于西郊。
    在建北郊方丘之役中,办事干练、奋发有为的户部主事庄一俊不负重任,督办其勤,夙夜身先版筑,圆满完成修建之命。其间,曾遇一男子逐其继母因而操筑,其父自关中寻至,抱头痛哭,庄一俊悯而资谴之,并即景写下了《秋霜行》之赋。接着,庄一俊又被选派赴山西典试,担任秋闱乡试主考,他以敏锐目光,得士独盛,所著试录序及程式诸作,为“诸学士大夫相传诵”,因再次不负王命而还朝后即被调主吏部,旋擢验封司员外郎。
    三、庄一俊蒙冤下诏狱,上章自辩
    嘉靖十年九月,庄一俊擢吏部验封司员外郎,闾人尊称之曰吏部天官。其父庄旺,字德孚,号南田,诰封吏部承德郎,母陈氏玉娘,号全德,诰命太宜人,妻王氏质肃诰命宜人。同时,在祠堂口东侧籍建天官第以令居。
    进入吏部,庄一俊渴望有所作为,建功立业之情尤为强烈,此时即更加锐意进取。对部务认真负责,于人才时有推进。与同僚间平易近人,绝不为吏部郎贵伉态。时唐顺之、任瀚、王穀祥诸君子同时居部署,精古文辞,庄一俊入而相与切磋,学识大进,彼此相颉颃、文辞称同调。
    嘉靖皇帝崇尚霸道、喜听谀言。为了整肃朝纲,他在惩治前朝宦官干政的基础上,加强了内阁制。但内阁首辅权势的加强,又会对君权构成威胁。尤其当他看到那些曾经在大礼议中投其所好、谄媚取宠的亲信也专权纳贿、擅作威福时,心中就十分不满。为了控制内阁首辅,他采取兴告讦,监视朝臣行动。即利用朝臣的激烈争斗,居中操纵,使之彼此平衡,分而治之,借此维护其君权独尊的地位。但却造成朝臣相互倾轧、政事日非的局面。而那些竭力揽权的朝中新贵就更加专权自恣、有恃无恐,为了大力巩固门户,对属下的中下层官员更加颐指气使,排斥异己,甚至捏造事端、报复恩仇。在这种官场腐败、士风衰落的仕途环境中,对庄一俊这种直言干练、刚正不阿的中层官员是一种很大的挑战和考验。
    嘉靖十一年九月,掌都察院院事、太子太保、兵部尚书汪鋐改任吏部尚书。汪本是靠投嘉靖皇帝所好、阿谀奉承,平步青云登上高官之辈,名声并不好,刚一上任就于十月受到己丑科探花、翰林编修杨名等人的弹劾。嘉靖皇帝本来对杨名疏中提到要他修省、停止斋醮等崇道行为已经恼怒异常,遂将杨名逮下诏狱拷讯。汪遂趁机落井下石,竟捏造事实,编造谎言,进一步陷害杨名。从而使嘉靖皇帝更加痛恨杨名,下令追查他的后台。在严刑拷打下,杨名几次昏死过去。后虽幸免于死,但仍被罢官,编戍边疆,永不叙用。
    佞宰汪鋐大权在握,为所欲为,在压制杨名等人的弹劾并乘机打击报复、清除异己后,以权谋私的欲望更加高涨,企图乘机为自己的亲属违制丐封。其时庄一俊正任职吏部验封司,经管的正是封荫事务,他办事向来一丝不苟、认真负责。他在审核汪的申请中“独斤斤功令”、“罔敢少骩”,对汪的“指示”十分反感,当场指出这是带头违反条例,并坚决给予抵制。汪的宾客急忙四处游说,均百端不能其得。这还了得!庄一俊这种不肯屈节迁就的“不识抬举”,当即引起这位顶头上司的极大怨愤。汪善于谄媚取宠,又正值嘉靖帝重臣,从他对杨名打击报复的不择手段,看得出此人的心狠手辣。这年底,汪终于“以他事”,中庄一俊“下诏狱”。到底捏造什么罪名诬谄庄一俊,现有史料并未进一步说明,但民间则有“葬父如葬王”一说。庄一俊父庄旺当时健在,还是在此事二十九年后才去世,此说似乎无凭据。然而,庄一俊母亲当年正有病在身,也有过在其娘家山坡上选择一块不大的风水宝地倒是事实,汪以这件捕风捉影的事例诬陷庄一俊并非不可能。加上庄一俊与杨名等名士是同年,又均是文学之士,还曾点过翰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总之,心性多疑的嘉靖皇帝果然信以为真,并亲自下诏,在年前将庄一俊降罪入狱。
    庄一俊外号八石(仙)山人,又号石山、八石,行为本就超凡脱俗,性格刚强如磐石。加上他眼光敏锐,为人精明,处事干练,面对佞宰汪鋐的打击报复,他心中有数、问心无愧,始终不屈不挠、泰然处之。除夕日,他对前来探监的王宜人说,他已写好自辩奏章,将趁明君新年初一巡监之机呈上,相信明君会赦其无罪。王宜人,英墩处士蒸斋公珩之女、宪使■斋公春复从姐也。命贵,常人不敢求婚,而独庄一俊父庄旺知其贵征,配正月初七日出生的庄一俊合婚大吉。十七岁时,她嫁入庄家。既于归,善事翁姑及大父母,深得长辈疼爱。庄一俊就学郡城,宜人拮据共馈用勤勉锤练于学府。庄一俊宦京师,则偕子女从京师相夫教子,节缩宦邸佐庄一俊廉洁奉公。庄一俊年关下诏狱,人无不以为危者。宜人默守一舍,虽甚忧,然闻庄一俊奏章己呈上,则喜曰:“明主可以理夺也”。于是,催促婢女按京城大年初一食俗赶忙作红枣粟粥,迎接相公回家。少顷,庄一俊果然踱着公府步返家,叙说明主看奏章后欣然赦其无罪,合家欢呼雀跃,同庆新春。
    原来,当得知庄一俊上章自辩时,嘉靖皇帝也很新奇,一则惊叹此人好大胆,竟敢置生死于不顾!二则钦佩此人胆识非凡,竟能巧借皇帝新年巡监,展示英君明主的兴致心情上章。一打开奏章,“好书法”!但见通篇奏章用苍劲有力的楷体字工整书写,笔峰飘扬俊逸,透露出一股清新豪气。细看,文辞典雅、立论精辟,说理透彻、依例可度。而事实确然有据,主题切中朝中时弊。嘉靖皇帝越看越兴致,一时龙颜大悦,不禁发出“可堪状元才”的感叹!本来,自从己丑科亲临轩殿试以后,嘉靖帝对庄一俊的才华就印象深刻,这次又从这篇奏章加深了对朝中人事的了解。因此,当即欣然赦庄一俊无罪,让他随即出狱与家人新春团聚。此后半年,又改调南京兵部。
    四、下诏狱对庄一俊思想性格的影响
    此次下诏狱是庄一俊仕途进取的又一次挫折,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次竟成了“带罪”之身。因此,虽然入狱时间很短,且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无罪释放,官复原职。然而,此次的挫折却波及到家庭。先是刚落成不久的天官第被抄封,其母也因经受不起这场天降奇祸的打击而病情加重,从此一病不起,于半年后的六月二十二日辞世。母亲仙逝给庄一俊的打击悲惨异常,讣至时,正值庄一俊为改调南京兵部而治装即将启程之际,他因承受不起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即刻陷入悲痛欲绝、声呜呜、涕浪浪、捶胸顿足、不能自已的境地。他心急火燎地扶服奔丧,京城宾客好友举行简单追吊仪式,在朝同乡好友王慎中为陈老太夫人仙逝撰写并宣读祭文。丁忧期间,庄一俊于墓穴所在苏垵石镜山下梅溪之滨出木石结庐与居,他把长子望槐送上紫帽山,师从陈紫峰兄弟,读书古元室。自己则耕渔相什,在荒山溪边野居,除服也不出。继而寻访释家、道士,相伴隐士、逸老,既借酒消愁,又寄兴山水,如此超脱尘世、以山水为伍达七年之久,母亲的病故已经给他仕途进取的满腔热情浇了倾盆冷水。显然,对官场黑暗和世风衰败的厌恶,已经使他改变积极从政的初衷,他再也不抱幻想,无意于再在仕途上竞奔,不愿自己的才华过多地耗费在官场的勾心斗角之中。
    直到嘉靖十八年,当年曾排斥或迫害庄一俊的佞宰均先后己殁,在诸亲友的勤慰和其父南田公庄旺的强命下,庄一俊才勉强抵京受命,先擢授山西督学,后改升任朝列大夫、浙江布政使司左参议,王宜人诰命恭人。
    在新的任所,庄一俊自律自励,仍然保持着雷厉风行、精明干练的风度,所统三郡九卫六十余所,大洋间阻、民俗不羁,庄一俊提衡而广励之,部中肃然。时值大旱,山川涤涤、蝗虫为灾,庄一俊所到之处,消弭蝗灾,开仓济困,赈恤百方,且雨随车至,润泽广野,虽岁灾而不害。苏寇余党潜入海岛中为乱,庄一俊犯难前驱,恩威并举,寇遂以平。庄一俊新官上任的“三把火”朝野钦服,以致有“部中肃然”、“雨随车至”、“寇遂以平”等出神入化政绩的史载。
    然而,母亲的仙逝对庄一俊的打击太大,此时其思想性格中的另一半也很明显暴露,其所居天台赤城自古系天下名山水,间却吏事时,庄一俊热衷于寻访道流,他以两人持墨汁斗许,每遇名山峭石,则题墨淋漓,题后投笔大笑,旁若无人!题刻一多,便稍稍闻于直指御史。庄一俊乃不能俯首事上司之辈,直指御史对庄一俊到处题字并无好感。但碍于庄一俊乃名士又正当用人之际,仍然利用其名气,征调庄一俊任庚子科乡试主考。此乃庄一俊才华之所长,是科浙江果然得士独盛,其中就有后来成了大学士、布政使和参知等很多显重名士。所用录后序、四书、三义易、二义表、一策二问、三问、四问皆出庄一俊之手,并成为传世指南。然而,原先就看他不顺眼者就越发不能包容。于是,在嘉靖二十年辛丑对地方官进行考核时,就因被重提前嫌而以冗员落职,年四十逾一岁。而庄一俊毫不在意,拂衣遂行,行李萧然。僚友、知己问为何不据理疏通力争?他以诗答曰:“逢人相借问,二子是黄金。”其时,长子望槐已弱冠,次子望栋九岁。自此,庄一俊退而明农,农时藏身田间,闲时,欣然与田父野老酌酒为画。王恭人也怡然与之俱隐,不管刮风下雨、春夏秋冬,都任劳任怨送饭于田埂垄亩之上。之后稍有种获,则启一居室,次及丙舍,为圃一、为台一、为亭榭三。中匾曰:请学农圃,左开径轩,右过庭轩。庄一俊日招宾客徜徉其中,时时课诸子力学,将仕途进取、报效朝廷的希望寄托在子孙身上。起初,庄一俊以早废经纶负重气力无所施而常闷闷不乐、唉声叹气,常借酒消愁,但很快就自我调适心境,嗜古文辞益甚,尤工于诗词书法。他把所居丙舍命名为明心草堂,自以山水明心、以诗词明志,还自为诗趣曰:雀饮砚池水,蝶翻菜圃花。虽非高士宅,终是野人家。庄一俊是泉郡名士,他寄兴山水,在郡城内外山川名胜留下许多诗词墨迹,著作《八石山堂诗稿》二十八卷、《八石山堂文集》若干卷、《张文僖公咏史诗序评》。在清源山留下“清源祠”、“碧玉球”、“招饮径”、“泉窟”四处摩崖石刻和锡恩岩许氏祠堂大门楹联一对。
 
 
                                  (作者单位:晋江市方志办)

相关热词搜索:庄一俊 思想 性格

上一篇:庄用宾与东岩禅寺
下一篇:最后一页